63 documents
38/63 results        
Description
ID115
NameNi Jinglan 倪静兰
Family NameNi 倪静兰
Given NameJinglan
Field of ActivityHistory
Date of death10 July 1983
Place of deathShanghai 上海
Biographical informationOBITUARY - 悼文

(原载《史学情况》第30期,1983年) 

深切悼念倪静兰同志

章克生
 
聪慧勤奋、多才多艺、毕生致力于科学研究事业的倪静兰同志,因患癌症医治无效,不幸于1983年7月10日下午二时与世长辞了。她的逝世,使我们历史所许多同志禁不住淌下无限辛酸的眼泪,感到深切的悼念。倪静兰同志,正像她的名字所含蕴藏的,静如深谷之幽兰,而她的心灵深处,却又充满着对美好理想的满腔火样的热情。她跟同志们友好相处,朴素、真诚、婉约,有如和煦之春风,使大家感到温暖、开朗、融洽,谈言微中,多所启发。至于在文史学术领域里,她的眼光是敏锐的,胸襟是开阔的,知识、兴趣、才能和活动范围是多方面的;在史学研究和编译工作上,比翼双飞,并肩战斗,严肃认真,艰苦卓绝,披荆斩棘,勇于创新。尤其是近几年来,她以顽强而勇猛的战斗精神,与癌症这一凶恶的病魔搏斗,争分夺秒,坚持撰译,取得了光辉的成果。她所完成的《上海法租界史》和《法国外交文件辛亥革命史料选辑》两种译著,便是最好的见证。

倪静兰同志于1956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西语系法文专业,曾在上海外国语学院任教,至1957年11月调来历史研究所。当时历史所尚在初创,洪廷彦、方诗铭、汤志钧等同志先已来所。领导上确定本所的方针任务,就是充分利用上海地区所收藏的中外文图书资料,以中国近代史研究为主体,从搜集资料入手,在全面掌握资料的基础上开展研究工作。在这方面,一直有大量外文资料需要通晓历史和熟悉外文的研究人员去探索、搜集、整理和选译。这就是为什么1957年下半年的几个月,吴绳海同志和我较早来所,接着便是倪静兰(法文)、贺玉梅(俄文)、顾长声(英文)、马博庵(英文)等同志先后调来本所的道理。已故所长李亚农同志当时说,不论熟悉外文还是熟悉中文资料的同志,都是研究人员,应当各自取长补短,相互学习,艰苦奋斗,争取有成。熟悉外文的同志,既要勘探和选译外文资料,也要研究历史,阅读和抄写中文资料,这样在阅读外文资料之际,才能心中有数,知道怎样选译,以便补充中文资料之不足。换言之,选译史料是历史研究的不可分割部分,勘探和选译的过程也就是研究的过程。如果脱离历史研究,历史翻译工作就难以做好。何况从事历史翻译者,也可以从事历史研究,两者并行不悖。倪静兰同志正是从事编译而力图在历史研究上作出贡献的有志之士。她的工作任务,并不以翻译和校订史料为限。她是历史研究领域的多面手。对于组织上交给的工作任务,她总以积极主动的态度,饱满而乐观愉快的情绪,服从指挥,参加集体研究项目,竭尽所能贡献出自己的力量。她曾经参加1919—1927年大事长编组工作,也曾下乡下厂,参加社史和厂史的编写工作。此外,她还曾两次参加国际性质的会议。一次是1964年在北京举行的世界科学讨论会,上海方面派去口译人员多名,而她则是上海推派的唯一笔译工作者。另一次是1956年5月在北京召开的国际妇联理事扩大会议,她奉派担任法语口译。所有这些场合的工作实践和锻炼,使她能够扩大眼界,开拓胸襟,增长知识和才能。

不容置疑,倪静兰同志在本所期间,主要是参加外文资料的翻译和校订工作。1958年春夏之交,历史所着手编纂《上海小刀会起义史料汇编》。这是一部大型资料集,其中所收录的法文史料,包括《江南传教史》、《上海法租界史》、《贾西义号中国海上长征记》等译稿在十万字以上,占全书篇幅七分之一。法文史料译稿的校订全部由倪静兰同志承担。当时正值大跃进,她以一个生手,在短期间完成校订译稿的任务,无疑曾耗费极为艰苦的劳动。事实证明她的任务完成得令人满意。1962年起,本所着手采集五卅运动资料,准备收录中外报章杂志的社论、报道,连带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和海外各方面的重要外交档案,成多卷本资料汇编。凡历时三载,积累资料达五百万字。在此期间,倪静兰同志根据日本外务省档案所付的法文本,译成了《六国沪案调查报告》。除选译资料外,她还参加资料整理和编辑工作。1965年即五卅运动四十周年,她撰写了多篇学术论文,其中一篇揭露五卅运动期间北京外交团组织六国沪案调查的骗局。文章登载在当年夏季的《学术月刊》上。

从七十年代开始,倪静兰同志参加编纂《法汉辞典》。那是国内出版的第一部大型法文辞典。她作为主要编纂者和定稿人之一,以其认真细致的工作和精深独到的法文造诣,对提高辞典的质量起了重要的作用。1977年,她不幸患乳腺癌症,仍然抱病工作,以惊人的毅力,译校完成了《上海法租界史》四十万字。该书大量引证近代法国外交档案资料,涉及近代中国职官、田契等等专业知识,若干章节中还插入了拉丁文箴言和英文原始资料,因而难度较大。她在翻译过程中成功地解决这些方面的一系列问题。她的译作能忠于原著,准确表达原意,译文生动流畅。译文出版社编译也认为无须作很大加工,就能达到定稿水平。这部译稿已由出版社付印。1981年底,她在癌细胞扩散病情加剧的情况下,译成《法国外交文件辛亥革命资料集》。正如7月14日追悼会上汤志钧同志在悼词中所指出的“她在下肢瘫痪、卧床不起的情况下,翻译出法国外交文件。这是她把毕生精力献给祖国科研事业,为之忘我战斗到生命最后一刻的明证”。这部译稿,刻正由吴乾兑同志和我校订,并已征得武汉大学章开沅教授的同意,收录进《辛亥革命史料译丛》的最近一辑中。

倪静兰同志,安息吧!我们一定要从你那优质的品德和德行中汲取鼓舞前进的力量。我们要学习你那襟怀坦白、待人诚恳的高尚情操,学习你那忘我工作,把毕生精力专注于祖国科研事业的献身精神,学习你那百折不挠,与病魔顽强拼搏的战斗精神。我们想到,当你年富力强,正可为祖国科研事业作出更大贡献之际,离开了我们,这使我们感到多么的痛心。尤其是我,作为从历史所初建以来与你多年共事的战友,作为癖好法国文学与语言的学生,再也没有机会与你谈论写作和译事,谈论拉辛、莫里埃、博马舍的戏剧,福楼拜、斯当达、巴尔札克、普鲁斯特的小说,拉芳旦、波德莱、蓝波、梵乐希的诗歌了。如今看到你的译著,你那秀逸挺拔的字迹,不禁想到你那出众的才华和深厚的文史学术素养,激起我的仰慕和痛惜之情,特填成新词一首,调寄“西江月”,用以表达我的悼念和哀思:
   
映日红旗似画,凌云健笔生花。
呕心沥血显才华,永世教咱牵挂。
可恨癌魔败坏,幽兰自放奇葩。
星沉玉殒奈何她,怎禁神伤泪洒! 


38/63 results        
 
© 2003-2016 IrAsia - Projet Director: Pr. Christian Henriot
Site created by Gérald Foliot with webActors - Hosted by TGIR Huma-num
The site is part of the Virtual Cities Project: Beijing - Hankou - Saigon - Shanghai - Suzhou - Tianjin - Zhejiang
Select language : English | 简体字 | 繁體字


Page rendering in 0.02s